欢迎光临《课外语文》杂志社!现在是: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中国市场》杂志社 《课外语文》杂志社 主管单位:辽宁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辽宁人民出版社
国际刊号:ISSN 1672-0490
国内刊号:CN 21-1479/G
邮发代号:8-35
中国知网数据库(CNKI)全文收录期刊
中国核心期刊(遴选)数据库收录期刊
中国万方数据库全文收录期刊
中国维普科技期刊数据库收录期刊
中国龙源数据库全文收录期刊
《课外语文》杂志社
版权信息
主管单位:辽宁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辽宁人民出版社
国际刊号:ISSN 1672-0490
国内刊号:CN 21-1479/G
邮发代号:8-35
联系我们 / CONTACT
《课外语文》杂志社
本刊为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的正规学术期刊,CN、ISSN双刊号齐全。
请广大作者直接点击栏目上的“在线投稿”进行投稿,审核更快。如邮箱投稿,必须注明本刊名称,以免一稿多投,不然不予审稿。 
邮箱:zzszhubian@163.com

优秀论文 当前位置:首页 - 优秀论文
浅析《天堂电影院》中转场镜头的运用
摘要:《天堂电影院》是意大利写实主义新瑞导演朱塞佩·托纳托雷的成名作。这是一部被称为“关于电影”的电影,导演把我们带回到了一个电影上映的黄金时代。《天堂电影院》堪称一部电影教科书,其中流畅的情节,巧妙的构图,动听的音乐以及每个演员精湛的演出,秉承着意大利的精致华丽,为观众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其中转场镜头的灵活运用使得整部电影流畅自然,犹如一幅优美的画卷。
关键词:写实主义  转场镜头   技巧   叠化
正文:
《天堂电影院》是一部被称为“关于电影”的电影,导演朱塞佩·托纳托雷把我们带回到了一个电影上映的黄金时代。故事发生在上世纪50年代初西西里岛上的一个贫穷的小镇。通过主人公托托的成长经历,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普通人对与梦想的追求,同时也给我们展示了一段电影兴衰的历史。
影片的段落之间的转换一般都是由转场镜头来承担的。而转场又分为有技巧转场和无技巧转场。无论是有技巧转场还是无技巧转场,在影片中都担任着举足轻重的责任。影片通过一系列的转场技巧来更好地表现主题。
一、有技巧转场镜头
本片中,有技巧转场的痕迹体现在多处地方。比如广场上的疯子第一次出现,镜头由广场上的人来人往的实景快速变为虚景,实景变为刚入镜的疯子脸部特写,继而待观众看清疯子的脸部特征再将背景实景化。这样,一为导演可以衬托人物的出场,让观众被动接受新人物疯子的出场。二来借此人的出场,为以后疯子的多次出先在广场上,在影片中所蕴涵的独特意义做铺垫。虚实转换与虚实结合引导观众关注重点,使得影片层次分明。在青年托托在窗外苦苦等待心爱的人艾琳娜的一段,导演采用叠化技巧,从青年托托叠化到日历表上。这种叠化的技巧转场可以很明显得显示出时间和空间的变化,将上下两个段落很容易的切分开来。同样采用虚实变换的转场镜头在影片还有多处体现。在两人热恋段落中,也有一组通过变换虚实焦点而表达导演意图的镜头。青年托托与艾琳娜过生日热吻,镜头由两人热吻渐渐虚实变换成桌子上的两只笼中鸟,剧情也成为两人因为遭到艾琳娜父母阻挠而不能相见。这里的变换虚实焦点很明显的在为剧情做铺垫,使得在故事情节的发展有章可循不突兀。时隔多年,当中年托托给多年未见的艾琳娜打电话,镜头通过变换虚实焦点,将电话亭里的和电话亭玻璃反光而映现的艾琳娜的影子共同呈现在观众面前。此时托托的犹豫和期待,艾琳娜的惊讶和感伤,利用变换虚实焦点,如此多的情节内容却仅通过一个长镜头就表现了出来,不得不赞赏导演对于转场镜头得心应手的巧妙运用。
二、无技巧转场镜头
   相比较技巧转场,无技巧转场则显得更加自然。利用声音元素的无技巧转场,使得时空在无声无息中得到了转换。影片开始,托托妈妈给托托打电话,音乐响起,将时空带到了远方的罗马---托托工作的地方。短暂的插曲音乐却把两个时空两短故事背景向观众交代的简单明了。同样利用音乐的连续性特征,中年托托听到艾菲得死了后回忆起小时候的场景, 卧室的风铃声作为音乐元素将画面转到了小时候,托托在教父念祷词时打瞌睡。清脆的风铃声伴随着诙谐的往事,中年托托在回想童年时出现的第一个场景充满了开心趣味,两段时空不同的故事却在音乐的连接下显得合理自然。青年托托躺在床上,在回想电影院因为胶卷失火的时候,艾弗莱多被熏到眼睛晕倒。音乐想起,镜头在现实与回想中切换,音乐的伴奏,火燃烧的滋滋声,仿佛当年的场景重现。现在的“已失去”与以前的“怕失去”相比较,小时候面对怕失去的绝望痛哭,长大后面对已失去却冷静隐忍,导演意图告诉我们当一个人能勇敢的面对失去时,那么他便真的长大了。在表现时间的流逝上,导演也借用音乐因素,在青年托托读艾琳娜写给他的信得段落中,艾琳娜读信的声音作为画外音,镜头连转六个场景,把托托的等待焦急和两人分开时间的长度着重表现了出来。
在描写神父审片,遇到不雅镜头摇铃的段落中,导演则采用了利用相似性因素进行转场。神父在最后一次摇铃否片时,镜头由对教父手中摇晃的铃铛的特写,切换到下一个镜头对摇摆的撞钟的特写。两者在外型上相似,声音及运动方式、色彩等也具有相似性,这种转场,借用视觉上的相似性转到了另一个时空,十分符合转场需要达到的视觉延续的要求。从童年托托到青年托托的转换段落同样采用的是无技巧转场。失明的艾弗莱多亲切的抚摸托托的脸颊,导演用艾弗莱多的手来当遮挡物,下一个镜头,当艾弗莱多的手从托托脸上拿下来时,我们发现托托童年幼稚的小脸变成了青年托托英俊的脸。影片也从托托童年时空进入到青年时空。
无论是技巧转场还是无技巧转场,它们都担负着划分层次、连接场景、转换时空、划分段落、承上启下的使命。每一个转场镜头的运用,都是导演对于影片深刻的诠释。这部电影在内容丰富的基础上,又富于对转场镜头的灵巧把握,正是将内容和形式完美的统一在一起,影片才得以如此优秀,让所有爱电影的人们在其中找到共鸣。
 
参考文献:
[1]陈永庆.意大利影音[M].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04.12.
[2]张浩.影视作品分析 [M],武汉:国防工业出版社,2005.118.
[3]杨小林.电影大师——托纳多雷[M].北京:中国友谊出版社,2007.65.
发布日期:2011-10-18 17:34:06  已经浏览 21472 次
版权所有 © 《课外语文》杂志社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